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凉山跑得快微信群-江西大江网

街道上满是被炮弹炸毁的车辆,刚任的干件让还有倒塌下来的建筑废墟。被困在战场之中的民众纷纷从藏身的地方跑出来,刚任的干件让想要寻找更安全的地方。可到处枪声和炸弹爆炸的声音,往哪里躲,哪里又才是安全的地方?

软天音说道:澳总理胜“三个主母都在闭关,澳总理胜村长他们也没有出关,我怎么能放心主公一人去涉险。我虽然不会打架,但多个人就多份照应,关键时刻我还可以为主公挡剑。所以,主公你就是打我一顿,我也要跟随主公去赴约。”宁涛的心里暖暖的,选前天哪里舍得打她,经她这么软磨硬泡,他也犹豫了,要不要带上她?

刚就任的澳总理 胜选前一天干了件让中国惊讶的事

不等软天音说句进来或者等一下,中国惊讶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中国惊讶一个女职员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进来。然后一眼就看见了跪在沙发前抱着一个糟老头子的大腿的软天音,她顿时惊愣当场。刚任的干件让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就诡异了。软天音这才松开宁涛的大腿,澳总理胜慌慌张张地站起来,脸红红地道:“什么事?”从这点也可以看出她的心地有多善良,选前天多简答,选前天换作是别的领导,这个时候恐怕已经开始训斥这个冒失的职员了。可她宁愿自己尴尬,也不愿意去训斥别人。“那个……我把近期要执行的一个善人计划拿来。”女职员也很紧张,中国惊讶眼角的余光不停地瞅宁涛。

那个糟老头子正襟危坐,刚任的干件让看着墙壁上的一张世界地图。澳总理胜软天音说道:“放桌上吧。”“我……”寻仙仰着头看着宁涛,选前天这就是这一仰头,有风吹动宁涛的天宝风衣,她跟着又尖叫了一声,“啊!”

中国惊讶这特么简直是一个大写的尴尬。宁涛心知肚明出了什么状况,刚任的干件让可他哪里还有心思去在意那些,他凶巴巴地吼道:“快说!”寻仙被辣得闭上了眼睛,澳总理胜紧张恐惧,再加上体力不支,她的双手突然从宁涛的大腿上滑落,整个人都掉了下去。宁涛心中一声叹息,选前天压下枪头,肉中枪突然启动,瞬间飞到了寻仙的下方,他一伸手又揽住了寻仙的腰,将她搂住怀中。

寻仙紧闭着眼睛,身子颤抖不停,显然还没能从恐惧之中走出来。宁涛没有再逼迫她,压着枪头往下飞去。

刚就任的澳总理 胜选前一天干了件让中国惊讶的事

他是故意松开手的,他想用这种方式刺激一下寻仙,人在濒临死亡的恐惧中往往会激发出超乎想象的潜能,或许就能想起什么来。可是就她的反应,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大明宫越来越近,城墙高阔,殿宇层层叠叠,气势恢宏。比起外面的繁华热闹,这号称世界第一的千宫之宫却显得很冷清,就连城墙上都空荡荡的,看不见有人。这个情况也正常,那些皇宫禁军都去了浮云园,这皇宫里的人自然就少了。肉中枪俯冲了下去,来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小院,门上上着锁,院子里长满了杂草,看上去无人居住。这大明宫占地接近五平方公里,仅仅是一个皇宫就比现代的一些县级市还要大,有些地方无人居住也是很正常的情况。宁涛松开了寻仙和太平公主的腰,两个女人的双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太平公主看着紧闭着的房门,眼神闪烁。

宁涛淡淡地道:“这里是大明宫没错,这里是你的家也没错,可我劝你在动什么歪心思之前再看看我手里的枪。”太平公主瞅了一眼宁涛手中的黑白花纹的肉中枪,似乎想起了被它捅进肚子的恐怖事情,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本宫……不会逃走,也不会叫人。”

刚就任的澳总理 胜选前一天干了件让中国惊讶的事

却就在这个时候,寻仙忽然开口说了一句话:“我……我好像想起来一点什么。”宁涛激动地道:“你想起了什么?快告诉我!”

寻仙看着一处墙头,那里一丛杂草随风飘摇,她的眼神也有点飘忽的感觉:“刚才在天上,我觉得我就要死了的时候,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我的脑袋里面说话,我以前也听到过几次……”“是男人的声音还是女人的声音,说了什么?”宁涛追问。寻仙说道:“是女人的声音,她说你来,你来……”这和寻祖丹的丹灵第一次跟他说的话一模一样。仅仅是这一句话就是重要的线索!寻仙接着说道:“我记不得是哪一年了,那一次我病得很重,给我看过病的医生都说我没救了,可是父亲还是舍不得我,给我请了道士驱邪。那个道士走后我的病情还是没有好转,就连我自己都以为我要死了,也就在那段时间里我做了那个梦……”

“你梦见了什么?”宁涛的心神已经被她拽住了。“那是……那好像是一道门……那个声音不停地跟我说你来你来……”寻仙的神色恍惚,“我觉得她是在门里叫我,然后我就去推开了那道门。我走了进去,眼前全是翻涌的云雾,看不见有人。我往前走,我走呀走呀不知道走了多久,然后就看见了一个女人……”

宁涛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个不知道遇见过多少次的红衣丹灵的面孔,其实也就是眼前这个寻仙的面孔。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描述给他一种元婴回归的感觉。寻仙还在叙说:“她背对着我盘腿坐在地上,不……她坐在云团里,身边有一只鼎……我问她是不是她在叫我,她回头过来看我,我看到的却是……却是……”

“是不是与你一样的面孔?”宁涛着急地道。寻仙却摇了摇头:“她是脸没有血肉,只是一张骷髅脸,那眼窝里好像燃烧着两团火焰……我被她吓坏了,转身就跑……她从后面追上来打了我一下,我摔倒在了地上……然后……”

“然后怎么啦?”宁涛追问。寻仙苦笑了一下:“然后我就醒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做了那个梦以后我的病慢慢就好了。后来我就忘了它,刚才受到惊吓,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想起来了。”寻仙刚开始讲述这个深藏在她记忆深处的梦的时候,他就有一种感觉,那是元婴出窍之后的回归。现在听她讲述完,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他的心里暗暗地道:“难道是那个丹仙死后,元婴无处安放,所以逃到了过去时空找到了这个寻仙,然后躲进了她的身体之中?”

元婴没了安放之身,从某种意义上讲那就是残魂,也就是鬼上身。正常的情况是鬼上人的身,甚至是上蚂蚁的身都是可以的,可是在过去时空里上过去之人的身,那就是鬼上鬼的身了。这无法解释,可是理论上却又说得通。

“我已经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要兑现你的诺言,放了我和太平公主离开。”宁涛收起了思绪,移目看着寻仙,眼神灼灼。

“你……你想干什么?”寻仙又紧张了起来。不等宁涛说话,太平公主便开口说道:“寻仙,你这一生怎么可能只做了一个梦,你把你做过的梦都一一说给大仙听大仙给你解梦,那是你的造化,你要珍惜这个机会。”

宁涛伸过了手去,曲指欲弹,太平公主跟着捂住了额头,也不敢再说话了。寻仙本是聪慧的女子,已然理解了太平公主的意思,她随即说道:“前日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的父亲回来了,还问我有没有嫁人……”这分明是为了忽悠而忽悠,故意拖延时间想等救兵找到这里来。宁涛打断了寻仙的话:“不用再讲了,我对你的这些梦没有兴趣,我只对你有兴趣。”

寻仙顿时愣了一下,她似乎明白了什么,满脸羞愤地道:“我就是死也不会从你!”太平公主却插嘴说道:“寻仙,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大仙看上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是你的大造化,本宫恨不得变成你追随大仙,伺候大仙,为大仙生几个仙子。”

宁涛一指头弹了过去,太平公主哎哟一声叫唤,又捂住了额头。放眼天下,大唐内外,敢这样霸凌太平公主的恐怕就只有宁涛一个人吧?

寻仙从地上爬了起来,拔腿就往院门口跑去。那院门上着锁,可是她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太平公主明显是要将她送给这个什么印第安大仙来换取自由,根本就靠不住!宁涛身形一晃,挡在了寻仙的身前,然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你别害怕,我只是想上一下你的身,然后我就放了你和太平公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