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电玩捕鱼可下分-芜湖新闻网

跳过地河,国产航宁涛、青追和哮天犬也来到了乱石区域前。

“是狐小姬出什么问题了吗?”宁涛跟着哮天犬走,母传心中有些担忧,又问了一句。哮天犬点了点头,捷报将宁涛带到了客厅里。

国产航母传来捷报!一艘5万吨巨舰缓...

一走进客厅,艘5万宁涛顿时就愣住了。客厅里的电视机正播放着《谍影重重》,吨巨舰肖恩正干脆利落的杀着人,吨巨舰枪声、惨叫声从电视机的扬声器里传出来,很是热闹。屋子一片狼藉,沙发被撕烂了,桌子被砸烂了,枕头的填充物被甩得到处都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肖恩在这个客厅里战斗过。可这些都不是重点,国产航重点是狐小姬。她已经不是那个满地爬,母传走路蹒跚的小婴孩了,母传她差不多有一米高,外貌和身材也都有六七岁的小孩的样子。她的手里正提着一把菜刀,学着电视机里面的人物的动作,胡乱挥舞着菜刀,嘴里不断发出嚯嚯的声音。宁涛心中一片震惊,捷报可怎么都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狐小姬!艘5万老爹回来了,把刀放下!”哮天犬呵斥道,有点狗仗人势的嫌疑。狐小姬忽然转身过来,吨巨舰手中的菜刀脱手飞出,直奔哮天犬的脑门而去!就在那一刹那间,国产航一道人影突然闪现,手臂一挥,一支乌黑的手枪便奔着宁涛的脑袋过来。

枪是装了消音装置的密林左轮手枪,母传小巧精致。手是女人的手,那手腕纤细,皮肤光滑细腻。捷报可宁涛却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心思。不等那个女人将枪口对准宁涛,艘5万一把手术刀便扎在了她的手腕上。神经被破坏,艘5万剧痛之下,她的右手根本就无法控制那只精巧的左轮手枪,失手掉了下去。宁涛探手一抓变将那支精巧的密林左轮手枪抓在了手中,吨巨舰下一秒钟枪口便抵在了那个女人的胸膛上。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给他免费当导游的奥利维亚。不过,这个名字是不是真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奥利维亚的脸上没有半点血色,湛蓝的眸子里满是惊恐。她以为宁涛会从窗户里爬出去,而她刚好在他钻出窗户的时候制服他。却没想到一转眼,被制服的却是她。她的手腕被手术刀刺穿,鲜血涌冒,剧烈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想叫,可她不敢叫。就宁涛此刻那不带丝毫感情色彩的眼神,她毫不怀疑只要她一张嘴,宁涛就会扣动扳机,一颗子弹就会洞穿她的心脏,要她的命!

国产航母传来捷报!一艘5万吨巨舰缓...

“你这么会在这里?我的导游小姐。”宁涛的声音很冷。奥利维亚使劲握着她的右腕,减少失血:“我猜你会回来,所以就在这里等你。”奥利维亚的嘴唇动了动,但什么都没有说。“那五个人与你是一伙的吗?”宁涛又问了一句。

宁涛的声音更冷了,他将装了消音装置的左轮手枪往她的胸膛顶了一下:“我没什么耐心,我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还是保持沉默的话,我就杀了你。”奥利维亚的嘴唇又动了动,但还是没有开口。宁涛说道:“你们都是黑火公司的人,对吗?除了你和那五个,你们在佛罗伦萨还有多少人?尼古拉斯康帝知道你们的行动吗?你只有三秒钟的时间。”宁涛的右手食指将扳机往后压去。

奥利维亚突然开口说道:“如果你杀了我,你的那四个朋友一个都活不了。”他在佛罗伦萨没有朋友,可他知道她说的是谁。那四个人是莎琳塔尔曼、哈雷波切和那两个特种兵保镖。

国产航母传来捷报!一艘5万吨巨舰缓...

在这座教堂里,莎琳塔尔曼的那一声招呼给她带来了麻烦。他让她回酒店,可她根本就不听他的。现在看来,莎琳塔尔曼和哈雷波切还有那两个特种兵保镖已经落入对方的手中了。“把东西交给我,你和你的朋友都可以活着离开佛罗伦萨。”奥利维亚见宁涛有一丝犹豫,继续给宁涛施加压力。

宁涛突然将枪口下移,手指一压,一颗子弹便扎进了奥利维亚的小腹之中。奥利维亚闷哼了一声,倒在了大圆顶上。她的身体往下滑,她顾不得疼痛,用仅有的还能发力的左右扣住窗台边沿,不让身体往下滑。宁涛从窗户里面钻了出来,蹲在窗台上,看着想往上爬的奥利维亚,淡淡地道:“你以为你可以用那几个人来威胁我吗?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威胁。我刚才给了你三秒钟的时间,三秒钟的时间早就过去了,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是要命,还是要保持沉默?”密林左轮手枪的枪口低着奥利维亚的脑袋,慢慢往下滑,滑过她的后脑勺,滑过雪白的脖颈,最后停顿在了她的颈椎上。奥利维亚一边丝丝抓着窗台边沿,不让自己滑落下去,一边要忍受着一处刀伤和一处枪手带来的剧痛和失血造成的无力感,最后还要忍受来自宁涛的恐惧。她终于坚持不下去了,开口说道:“拉……我上去,我……我快撑不住了。”宁涛冷冷地道:“掉下去不是很好吗?可以结束痛苦。我在想,你的脑袋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砸在地上,它会不会像西瓜一样爆开?”

“我们是黑火公司的人……”一句话没有说完,奥利维亚的左手再也没有力气抓住窗台了,她的身体贴着瓦片往下滑去。宁涛伸手抓住了奥利维亚的手,将她拉了上来,放在了比较宽敞的窗台上。

奥利维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宁涛往她的身体之中注入了一丝灵力,帮她稳住心脉:“继续说。”

“黑火公司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分部,我……只是意大利分部的成员……我不知道尼古拉斯康帝也没有来,我只是接到命令,执行任务……”“什么样的命令,我要知道具体的内容。”

“跟踪你,当你找到一块头骨碎片的时候再干掉你。”“黑火公司总部有没有派人过来?”“一个小时前就到了。”奥利维亚说。“鸢尾花酒店,我们知道那几个人的身份很特殊,没有抓捕,只是控制了那里,一旦你反抗……或者想逃走……狙击手就会开枪……他们就会死……你逃不掉的。”

宁涛说道:“我要想离开,这个世界上没人能拦得住我。接下来我要对你说的话你一定要听清楚,我要让你做的事,如果有一点做不到,我就会杀了你。”宁涛的声音冰冷:“立刻打电话让你在酒店布置的人撤退,然后联系黑火公司总部派来的人,就说东西已经到手了。你做到了这两件事,我向你保证你会活下去。”

“我做不到……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奥利维亚说,她闭上了眼睛,“你要杀我就动手吧,我不会怪你,这是我的命运。”两颗眼泪从她的眼角滚落了下来,那漂亮的脸蛋就像是打湿的花瓣,这样可怜的尤物,谁会忍心杀害她?

宁涛叹了一口气,移目看向了莎琳塔尔曼下榻的酒店的方向。一道寒光突然扎向了宁涛的小腹。

宁涛的手指一动,噗一声枪响,一颗子弹扎进了奥利维亚的心脏。奥利维亚的左手垂落了下去,她的手里紧紧抓着一把军刀。就在宁涛移目看向酒店的时候,她拔出了插在大腿外侧的军刀,她以为她抓住了一个干掉宁涛的机会,却没想到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宁涛的掌控之中,下手比她还狠,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宁涛又叹了一口气:“博同情?你以为你长得漂亮我就不杀你?你想多了。”一个男人每天被两个蛇精撩过去撩过来,却还能保持冰清玉洁之身,这份抗诱惑的能力早就碾压了全世界百分之九十几的男人。在他的面前耍这样的花招,那等于是在瞎子的面前跳艳舞,一点作用都没有。

突然,一点轻微的声音从乔托钟塔的方向传来。乔托钟塔下的房顶上站着一个人,瘦高的身材,清瘦的脸庞,戴着一只近视眼镜。他的手里拿着一支装了消音装置的手枪,枪口正对着宁涛的胸膛。

看清楚他的脸庞,宁涛的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一样,不为别的,只因为拿枪指着他的人是林清华。他救了林清华,还将林清华当成是朋友,并且度过了一段还算愉快的时光。可是现在,林清华却拿枪指着他。

“把枪放下。”林清华开口说道。宁涛苦笑了一下,松开了枪柄,左轮手枪离开他的手掌掉在了奥利维亚的小腹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