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欢乐来斗牛-开卷有益

高强度训“你想出去走走吗?”宁涛问。

赵无双和范铧荧都迫不及待的打开瓷瓶的瓶塞去看里面的美香膏,练为跑者两成闻它的味道。带两“就是这东西治好了无双?”赵无双一脸惊讶的表情。

高强度训练为跑者带来两大益处 但占比不宜超两成

“这味道好神奇,益处但占闻着就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好舒服。”赵无双一脸享受的表情,拿着小瓷瓶左看又看,闻了又闻,爱不释手。宁涛说道:比不宜超“就是它,它叫美香膏。”范铧荧激动地道:高强度训“宁老弟,高强度训你有这样的好东西为什么不开创一个化妆品品牌?我敢打赌,只要你用这种药膏开创一个化妆品品牌,不用三年的时间它就会变成国际大牌,畅销全世界!”宁涛却摇了摇头,练为跑者两成“这种药膏是秘法炼制,根本就没法量产。”范铧荧的眼睛里顿时闪过了一抹失望的神光,带两他想到的是一个超国际的品牌,带两可他想不到的是这种神奇的美香膏是宁涛在一个古老的诊所里,用丹火和一只破烂的小鼎炼制出来的。

“宁医生,益处但占那个……能送我一瓶吗?”赵无双拿着小瓷瓶不肯撒手了。宁涛说道:比不宜超“第一次见面,就当是我送两位的见面礼吧,我还剩一瓶,三天后再给你治疗的时候应该够了。”也就是这么一思考,高强度训一分析,高强度训宁涛的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那块写有寻祖丹丹方的头骨碎片。他的心中也忍不住激动了起来,如果辛家有朱红玉的别的头骨碎片,他就有机会得到寻祖丹的完整的丹方!

随后,练为跑者两成宁涛不动声色的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练为跑者两成一大片先天气场顿时进入他的视线,每个人的先天气场都不同,挤在一个空间里,他就像是置身在一个浓稠的染料池之中一样。还有气味,不同的人,不同的物体所散发的气味潮水一般涌进他的鼻腔之中,无一遗漏。然而,带两一番“探测侦查”之后他并没有捕捉到有朱红玉头骨的气味,带两也没有看到除开白婧和青追之外的别的妖气。不过他也只是试试,并没有放弃,如果辛家真有朱红玉的头骨,想必也是藏在密室和保险柜之中,怎么可能轻易嗅到气味?宁涛结束了望术与闻术的状态,益处但占只是悄悄的观察着朱红琴。朱红琴的一切都很正常,比不宜超看上去只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女人。

白婧和青追很自然的成了全场的焦点,不少人都在议论她们,甚至还有人大胆的猜测辛之羽与白婧的婚期会在什么时候举行,说得有板有眼。至于青追,很多人都认为她是李晓峰的女朋友,与李晓峰是郎才女貌的一对。宴会开席,白婧和青追坐在一起,姐妹俩的旁边自然是辛之羽和李晓峰。白婧是应对自如,青追却显得很不自在,还是时不时拿眼睛瞅宁涛一眼。

高强度训练为跑者带来两大益处 但占比不宜超两成

宁涛则和几个不认识的人坐一桌,他也懒得去认识这些人,随随便便吃了点东西便离开了宴会大厅。出门之后,宁涛在荣华府中闲逛,一边动用望术和闻术的能力寻找他猜测可能存在的朱红玉的头骨碎片。不知不觉间宁涛来到了一座古建筑前,门是上了锁的,门上有一只牌匾,写着“辛族祠堂”几个字。除了这块牌匾,这座祠堂也是一座真正的古建筑,砖瓦都是有上百年历史的古物,看样子大概也是从某个地方买来然后搬运到这里来重建成的。宁涛的鼻子动了动,可并没有嗅到什么不同寻常的气味。可他还是很好奇,辛家的宗族祠堂里会不会供奉会不会有与朱红玉有关的人物的灵牌?也就在这种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向上了锁的房门走去。

突然,危机感袭来,那感觉就像是有人持刀尾随着他!宁涛猛的转过身去,看向一个方向。那是荣华府后面的一片山林,树木茂密。一棵树晃动了一下,但很快就静止了下来。除了这点动静之外什么动静都没有,没有生命所释放的先天气场,也没有强烈的妖气。更奇怪的是刚才突然出现的危机感也消失了,好像只是偶然间的一个错觉。“宁先生,原来你在这里。”一个声音传来。

宁涛寻声看去,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正向他走来。那是辛家的管家,宴会的时候还是他给安的座,所以认得,不过不知道名字。辛家的管家在宁涛的身前停下了脚步,客气地道:“宁医生,我家公子请你去听音楼喝茶。”

高强度训练为跑者带来两大益处 但占比不宜超两成

宁涛点了一下头,“好的,请带路。”辛家的管家走前带路,宁涛缓步跟随,一手抽出不可破扇,轻轻扇风。

刚才那突然临身的危机感只是一个错觉吗?他并不那么认为,他宁愿相信那是真的。却就在他跟着辛府的管家离开之后,那棵树又轻轻摇晃了一下……辛家的管家将宁涛领到了听音楼前,那是一座建在一块池塘旁边的小楼,古香古色。若是放在古代,大致是某个千斤小姐的绣楼什么的。听音楼里几个宫装女孩正在给宾客表演功夫茶,白婧和青追坐在一张茶桌旁,身边不只有辛之羽和李晓峰,还有好几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赶过来的青年,有男有女。那些青年一个个衣着光鲜,气质不凡,就算比不了辛之羽和李晓峰,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宁先生,就是这里了,我就不带你进去了,你自己进去吧。”辛家的管家说。

宁涛点了一下头,然后走了过去。“峰哥,你说的不会就是那个小子吧?”一个青年看见了宁涛,说了这么一句话。

“哎哟,居然还耍折扇,还真是风雅之人啊。”一个女孩说道。冷言冷语在这听音楼里回荡,又都涌向了宁涛。

宁涛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平静得就像是听音楼旁边的池塘,连一丝波澜都欠奉。青追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怒意,当着她的面嘲笑她的妖主,这不是找死吗?

“你们是怎么说话的?”李晓峰出声说道:“宁医生是当世神医,是青追小姐的朋友,你们说话要注意一点。”说这样的话,看上去是站在宁涛这一边的,可宁涛却知道那几个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却对他冷言冷语的青年显然是受了李晓峰的指使。不然,人家又不是疯子,无缘无故嘲笑一个不认识的人干什么?这些上流社会的子弟往往比百姓家的子弟更懂分寸,说话的水平也要高一些。宁涛走了过去,并没有将手中的不可破扇收起来。之前的危机临身的感觉让他保持着一份警惕,将不可破扇拿在手中能让他踏实。“宁医生,请坐。”李晓峰主动招呼宁涛入座,彬彬有礼的样子。

宁涛坐在了桌角的一只椅子上,青追要对他所什么,可他却摇了摇头。他又看了一眼白婧,白婧正在和辛家父子谈合作的事情,还有几个来自宏图集团的高层参与其中。白婧一本正经的样子,翻看计划书的表情也很严肃,给人的感觉她真的是想跟宏图集团合作一样。“宁医生,刚才你到哪里去闲逛了?”李晓峰找了一个话题。

李晓峰说道:“荣华府很大,你第一次来很容易迷路。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待会儿我陪你去走走。”宁涛淡淡地道:“谢谢,那倒不用了。”

李晓峰笑了笑,不经意间的斜眼看了一下坐在身边的女青年。那个女青年正是刚才冷言嘲讽宁涛耍折扇的人,跟着开口说道:“这位就是宁医生是吧,我们都是峰哥的朋友,刚才峰哥还在夸你是一个绝世神医。”

她故意把“绝世”这次咬得很重,生怕人听不出来似的。那个女青年干脆起身来到了宁涛的身边,将一只白生生的浩腕放在了宁涛的面前,“既然你是绝世神医,那你给我看看吧,我这两天有点不舒服,不知道是哪里出了毛病。”“宝儿,不要闹了。”李晓峰又对宁涛说道:“宁医生,实在不好意思,这是我表妹,叫薛宝儿,她就是这么顽皮。”宁涛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心里却比谁都明白。李晓峰找来这几个上流社会的子弟讽刺捉弄他,为的就是破坏他的形象,然后去追青追。李晓峰在旁边装好人,为的不过也是想表现得比他更优秀,更有风度而已。

果然,薛宝儿撒娇卖萌地道:“表哥,我又没做什么,你这样说我干什么?我只是想请宁医生给我看看病而已,他是神医啊,神医,看个病不是小事吗?”李晓峰叹了一口气,一副拿这个表妹没办法的样子。

薛宝儿干脆将手又往宁涛的面前伸来,“宁医生,你不是神医吗?你不会连一点小毛病都不会看吧?”青追的眼眸里顿时闪过了一丝绿芒。

如果不是在这里,她的蛇爪恐怕会毫不犹豫的捅进薛宝儿的肚子里。“青追。”宁涛说道:“你去外面给殷前辈打个电话,那货要是不接电话的话,你就给他发一条短信,告诉他我们来了官城。你让他过来,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