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不需要网的斗地主-中国涪陵网

宁涛说道“说说白顺的情报吧,意大利意大利是他亲自送来的,还是派人送来的?”

宁涛走了进去,学者病笑着说道:“是谁在我背后说我的坏话?”“宁哥哥!毒没”青追一声欢呼,身影一晃,居然到了宁涛的背上。

意大利学者:病毒没有国籍 我没理由离开中国

宁涛背着青追往天赐天生床走去,国籍国这画面就像是猪八戒背媳妇一样。可不管青追怎么皮,没理由他的心里都是喜欢得紧的,没理由九个妻子他最疼爱的也就是青追。毕竟,当初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磨难。没有青追的付出,他恐怕早就被天外诊所给坑死了。南门寻仙又惊讶又欢喜:离开中“夫君,你怎么出关了?”南门寻仙微微愣了一下,意大利跟着说道:“别找我呀。”白婧给了宁涛一个俏媚的白眼:学者病“你过来,我跟你说件事。”

毒没宁涛走了过去:“什么事?”“你把耳朵凑过来嘛,国籍国我要说的事只能你一个人听见。”白婧说。一个被制造出来的铁民,没理由她是怎么开始修炼,而且还达到了半神的境界?

宁涛以为他能自己找到答案,离开中可是深入研究之后,铁民姑娘却给他带来了更大的震撼。灵玉的身体里,意大利那些部件已经产生了异变,意大利介乎于血肉与机器之间,是一种见所未见的异变。她的每一个内脏,不仅有血肉的组织,也有机械部件,而且那些机械部件已经进化,成了拥有神性能量的法器。是的,学者病法器,她的每一个内脏都有符文法阵,不但给她的内脏更强的功能,而且也协调血肉与机械部件的共存。最神奇的却是她的大脑,毒没她的大脑拥有真正的蓝色的脑组织,毒没而那颗本应该在球形容器之中的血色石头也已经变异,衍生出了无数血丝,与她的大脑相连接。那血色石头之中也是符文闪烁,与潘布脑子里面的那块石头里的符文大致相同,却又有些不同。

宁涛的心中一片困惑:“一个铁民修炼成这个样子,这真的是一个神迹了。她的脑袋里面的血色石头已经与她的大脑融为一体,符文结构也有些不一样,这是她自己修炼所致,还是当初生产她的时候什么环节出了问题?”答案只有一个,可是他想不到。

意大利学者:病毒没有国籍 我没理由离开中国

他将就那一丝造化之力在灵玉的大脑里震荡了一下。灵玉突然睁开了眼睛,也就在那一瞬间,一拳轰在了宁涛的脸上。一个清脆的金属受击音从宁涛的脸上传递出来。比起所有的铁民,他其实才是最像机器人的那一个。

宁涛并没有还手,只是微微偏了一下脑袋,然后又偏过来,看着灵玉。灵玉什么都没说,一只脚却抬了起来,踢向了宁涛的幸福终点站。又是一个金属受击音从幸福终点站传出来。她确定她踢到的是一块金属板子。

宁涛这才出声说话:“刚才你打了我一拳,踢了我一脚,算是我向你赔礼道歉,不过不要再对我出手了,不然我会还手的。”灵玉的右手突然并拢,如刀一般戳向了宁涛的咽喉。

意大利学者:病毒没有国籍 我没理由离开中国

灵玉的手僵在了空中,没有戳下去。宁涛并没有使用时间静止术,事实上他什么都没有做,是灵玉自己放弃了。

她前后三次对宁涛出手,第一次在宁涛的胸膛上戳了一个坑,第二次一拳打了宁涛的脸。第三次一脚踢了宁涛的幸福终点站,可是没有哪一次取到了她想要的结果。第一次,宁涛直接把她打晕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干脆让她白打,可人家却还屁事没有!面对这样的对手,她就打他一千拳,那又有什么作用呢?宁涛伸手将灵玉的手压了下去,面带笑容:“这就对了嘛,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的。”“你究竟是谁?”灵玉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畏。她已经是半神,能一招制服她的人是什么身份,这还用费神去猜吗?宁涛说道笑了笑:“你觉得呢?”

宁涛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灵玉接着说道:“你绝对不是铁民,你也不是神民,你是……野神?”

野神,这个称呼虽然给人一点不适的感觉,可也算符合宁涛的身份。他来得不巧,现在神山上都没有封神的仪式了,不然他就是正儿八经的神山挂牌神灵了。哪怕是主管菜市场的清洁管理费,那也算是一种加入组织的象征。他现在这种尴尬的情况,还真就是野神。“你的身体是一个法术,请大神现出真身!”灵玉翻身坐起,然后变坐为跪,跪在了宁涛的面前。

宁涛说道:“你要我现出真身也不是不可以,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灵玉犹豫了一下才点了一下头:“大神请问。”

她没有选择,眼前这个身份神秘的神灵要杀她易如反掌,但他没有出手。眼前这个神灵要毁了她,直接揭露她的身份,她也就毁了,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是把她带到了这个山谷里谈话。她从一个铁民修炼到半神的境界,成为铁民的精神领袖,她又岂是简单的女人。她已经通过宁涛的种种举动做出了判断,这个野神并不是她的敌人。所以,她才点下了这个头。宁涛说道:“比起你的铁民领袖的身份,我更感兴趣的是你的经历,你是一个铁民,你怎么可能修炼成半神,你的身上发生了什么?”灵玉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是一个例外,当年我的脑核出了问题,里面的符文和别的铁民不一样。我发现我可以不受天空神庙的制约,我可以修炼,于是我就开始尝试了。这个世界里并不缺功法秘籍,也不却神性灵材,所以我的修炼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甚至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原来那块血色的石头叫脑核。听她这么一说,宁涛越发怀疑大日葫芦之中的那块巨大的血色石头就是捕仙者的脑核了。

“之前我说的那些都是我猜测的,我想听你亲口说出来,你真的是野人的领袖吗?”宁涛问了第二个问题。灵玉点了一下头:“是的。”

“你的天赋可以说是一个意外,可它毕竟是一个奇迹一般的天赋,你完全可以隐居山林,直至修炼成神,可你为什么还要抛头露面,与那些不会将你视为同类,甚至蔑视你的神民周旋?”灵玉直盯盯的看着宁涛:“在那条小巷之中,你其实已经把我想说的原因都说了。既然你想听我亲口说出来,那我就再说一下吧。”略微停顿了一下,她说了出来,“铁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随便一个意外,只要没神晶更换义肢,被天空神庙判定失去劳动力之后就会死去。铁民辛辛苦苦劳作,为这个世界贡献了几乎所有的物资,可是却没有得到半点回报。那些神民,他们什么都不用干,只需要去神庙拜神就能享受贵族的特权。我认为发生在我身上的意外不是偶然的,是上天造就的。我是铁民的传奇,我是他们的精神领袖,这个世界如此不公,我要为铁民争取他们的权利!”

宁涛说道:“就冲你这番话,我愿意帮你。”“你愿意帮我,你怎么帮我?”灵玉的眼神里有惊讶和困惑。宁涛伸手拍了拍腰间的大日葫芦,笑着说道:“我就是那个大盗,我不仅洗劫了鲲灵的义肢店,我们见面之前,我还洗劫了他的仓库,那仓库里的所有的义肢都在我的葫芦里。”“啊?”灵玉顿时惊愣当场。

宁涛说道:“只要你想,我可以把那些义肢都给你,由你转交给需要更换义肢的铁民。”灵玉深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心情稳定下来:“你太鲁莽了,那些义肢都有固定的型号,天空神庙也很容易追踪到它们。你固然可以把它们给需要的铁民,可你那样做不是帮他们,而是害了他们!”

宁涛也没想到这一点,一时间很尴尬。他也暗自庆幸没给潘布换一只义肢,而是用造化之力修复了她原来的义肢。现在看来,如果他给潘布装一只新的义肢的话,马克家的院子恐怕已经被大军包围了。他固然可以一走了之,可是潘布、马克和琴瑟却会因为他的冒失而遭遇灭顶之灾。“天空神庙是怎么追踪那些义肢的?”宁涛问。

灵玉说道:“我也不知道,但这样的例子并不少见,有的铁民因为没神晶更换义肢,铤而走险偷走了义肢,有的甚至去抢过,但是无论他们躲在哪里都会被神卫找到,然后处死。从来没有一个激活下来的。”宁涛想到了地球上的定位系统。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