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连环夺宝下分换钱-扬子晚报

宁涛指了一下她的屁股,泰国国王有点尴尬地道:“要是我处理的话,我就得剪开你的裤子,那样的话……”

他不是装下逼就跑,加冕前宣而是装逼的时候还给唐天人挖了一个坑。他故意激怒唐天人,布婚王为的就是唐天人的愤怒一击。那个时候,布婚王他打开天外诊所的方便之门逃回诊所,一旦唐天人追到天外诊所之中,他倒要看看唐天人还怎么在他面前充大爷!

泰国国王加冕前宣布四婚,王后为护卫队副司令官

活了两千多年的天狗道人陈平道都被天外诊所逼得发疯,后为护卫区区一个唐门的守护者算得了什么?眼见就要一头扎进漆黑如墨的窟窿中的时候,队副司令唐天人突然伸手一拍,队副司令虚空借力,同时腰肢一拧,竟活生生的改变了飞行的轨迹,擦着方便之门飞了过去。方便之门消失,泰国国王树干上的血锁图案依旧猩红醒目。唐天人的双脚落地,加冕前宣轻轻一点,加冕前宣倒跃回来。他直盯盯的看着树干上的血锁图案,眼神惊讶。他盛怒出手,可仅仅过去了两三秒钟,他的怒意就平息下去了,他的脸色平静得没有一丝情绪的波澜。“师祖……”那个年长的男子颤颤巍巍的走来,布婚王扑通一下跪在了唐天人的身后。

还有那个年轻的男子,后为护卫刚刚苏醒过来的他也跟着年长的男子跪在了唐天人的身后。他低着脸,不敢抬头看唐天人一眼。唐天人盯着宁涛留在树干上的血锁图案看了足足一分钟之后才转过身来,队副司令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弟子,队副司令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唐文,唐武,都起来吧,那小子奸诈狡猾,你们栽在他的手里也不奇怪。”一只飞镖突然从宁涛的手中飞出来,泰国国王扎在了槐克兵的大腿上,他的腿一痛,紧跟着下半身就麻了,身体也失去平衡倒在了地上。

宁涛走到了槐克兵的身边,加冕前宣嘴角还是保持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加冕前宣“唐门的毒镖是个好东西,不是吗?见血就见效。你说你死在唐门的毒镖、毒针下,外面的人会怎么议论你的死?”槐克兵拼命摇头,布婚王嘴里冒出沙哑的声音,“不……不要……杀我……”宁涛收起了嘴角的那一丝微笑,后为护卫眼神冷漠,后为护卫“我说过,天不收你,我收你。你这样的恶霸活着,那就是对善良的人不公平。我今天来就是为了兑现我的承诺,我来收你的命。”“不……救我……啊……”槐克兵拼命的想叫,队副司令可是咽喉上插了一根飞针,怎么也叫不大声。他的喉咙也开始麻痹了,越来越不听使唤。

宁涛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只塑料袋,那袋子里装了十几根淬毒的飞针,还有几支毒镖。然后,他将那些毒针和毒镖都取了出来,塑料口袋则揣回了裤兜。“不……不……”槐克兵已经预知到宁涛想要干什么了,他绝望了,眼泪夺眶而出。

泰国国王加冕前宣布四婚,王后为护卫队副司令官

宁涛摇了摇头,“你那么凶狠,恶毒,居然也有哭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让人给无双泼硫酸的时候,她的眼泪换到了你的同情吗?没有吧?那你的眼泪也换不到我的同情。”话音落下,宁涛挥手就将一把淬毒的飞针投向了槐克兵,近距离投针,准心不错,那些飞针都扎在了槐克兵的后背上。槐克兵抽搐了起来,口吐白沫。“下辈子不要做人了,你这样的人不配做人。”宁涛说,又一挥手,几支飞镖也脱手飞出,狠狠的扎在了槐克兵的背上。

槐克兵又抽搐了几下,然后就不动了。宁涛看着躺在地上的槐克兵,心中没有半点干掉死敌的高兴感,有的却是一种不舒服的感觉。那天晚上在蓝图生物科技公司的植物园里他杀了不少人,可是这一次不一样。那一次是战斗,而这一次却是处决。看着槐克兵的尸体,他也第一次有了茫然的感觉,替天行道,真的就是正义的吗?可是,他已经没有回头的路。

这些思考和感受只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宁涛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从另一只裤兜里掏出了一只打火机,然后将那一叠广告单放在地毯上,将画有血锁图案的白纸放在了广告单的上面。这之后,他用打火机点燃了最下面的广告单,接着又用钥匙打开了血锁。黑色的窟窿再次出现在了地面上,他迈步进去,眨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泰国国王加冕前宣布四婚,王后为护卫队副司令官

方便之门消失,广告单继续燃烧着,熊熊的火苗转眼就将那张白纸吞噬了……赵无双来到了一道房门前,她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敲了敲门。

“宁大哥,你在里面吗?”赵无双说。又过了几秒钟,房间里传出了宁涛的声音,“来了。”房门打开,宁涛出现在了赵无双的面前,手里提着小药箱,身上是一套笔挺的西装,皮鞋擦得很亮,领带也捋得直直的。身高一米八五的他身材颀长匀称,一张脸庞阳光帅气,自带亲和感,给人一种很容易亲近的感觉。看见宁涛,赵无双心中的委屈与压抑顿时烟消云散,她的眼睛里也流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神光,“宁大哥,你穿西装真好看。”宁涛面带微笑,“今天是特殊的场合嘛,不能随便,平时我可不想这么穿,不舒服。嗯,走吧,我们出去,那些宾客一定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一说出去,赵无双的心情顿时又变得糟糕了起来,“槐克兵派陈天昇来捣乱,他威胁来参加慈善晚宴的人不要买你的美香膏,也不要找你看病治病。”

“槐克兵?那家伙还真是讨厌,我出去看看,一个陈天昇而已,我把他轰出去。”宁涛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赵无双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你是槐克兵的克星,你出面,那个陈天昇肯定不敢再捣乱了。”

宁涛忽然瞧见了她眼角的泪痕,心生怜惜,忍不住抬手过去,用手背擦掉她眼角的泪痕。可是这个下意识的动作之后他就后悔了,一个女人哭了,他伸手去给人家擦眼泪,人家的心里该怎么想?处在善面状态下,他也有一些难以控制的情况。

赵无双的眼神明显变了,呼吸也有点急促了。她虽然什么都没有说,可就这反应,她内心的情感不知道有多强烈!宁涛跟着说道:“不好意思,我……看你眼角有泪,所以……”

赵无双的脸颊微红,嘴角满是羞涩与甜美的笑意,“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可以的……”后面的话,她自己都听不见。气氛因为一个并不冒失的举动而尴尬,宁涛转移了话题,“那个,我们走吧,那些宾客一定等得不耐烦了。”赵无双点了一下头,跟着宁涛往通道尽头走去。

大厅里很安静,只有陈天昇的声音。“怎么这么安静?你们不是来买那个什么宁医生的狗皮膏药的吗?不用顾忌什么,想买就买吧。”陈天昇站在舞台上,他的脸上满是得意的冷笑。

来参加慈善晚宴的宾客的心里都很不舒服,有的甚至向大厅出口走去,不想再待在这里了。宾客中也有人在小声议论宁涛为什么还不出现,还有人说宁涛被槐克兵吓到了,偷偷溜走了。陈天昇脸上的笑容更明显了,这就是他想要的效果。他心情很高兴,他对一个服务生打了一个响指,“服务生,给我拿一杯红酒过来。”

好心情,当然要喝杯红酒来庆祝。却不等那个服务生给陈天昇端杯酒过去,一个声音便传了过来,“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敢在这里撒野!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滚出去,不然我扔你出去!”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在那里,一对男女并肩走来。男的西装笔挺器宇轩昂,女的一身华丽晚礼服,艳绝全场,当真是天生一对璧人。“那个人就是宁医生吗?好帅好阳光呀。”一个女星直盯盯的看着宁涛,那眼神就像是看着某个时装大师设计的漂亮的时装。“难道就是他治好了赵无双的脸?不可能吧,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医术?”“难怪赵无双这么大的牌愿意来这种地方献艺,那个宁医生还真不错。”

舞台上,陈天昇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宁涛出现,对他说的第一句里就带了一个“滚”字,向来自负的他心里怎能不气?换作是别人,他早就发作了,可对方是宁涛啊,一想起在北都会所里宁涛打断东孙离的双腿,让槐克兵下跪的情景,他就没有怼宁涛的勇气。宁涛向舞台走去,声音洪亮,“陈天昇,你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我让你十秒钟内滚出去,你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

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是他陈天昇!“你以为你是谁?”陈天昇涨红了脸,恼羞成怒地道:“姓宁的,你敢动我一下,我立马报警!”

舞台下,陈天昇带来的人快速登上了舞台。陈天昇的底气又大了一些,“我代表的是槐少,我今天倒要看看谁敢买你的狗皮膏药!”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