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专题新闻»正文

捕鱼达人电竞版-联想驱动下载

他也不攻城,就是扼守要道,若景军四十万齐出,必定会被从左右两边包了饺子。

随着震耳欲聋的脚步声,第一个上场的,就是长戟步军,无数的风军士卒,身穿黑色盔甲,头顶红缨,列起方阵,跨步前进,当队伍走至陆辰身前时,他看着这支精锐的部队,忍不住战剑出鞘!而随着他的动作,所有的风军士卒亦是自发的开始齐声呐喊:

习近平战‘疫’全攻略

将士呐喊,两侧围观的百姓也被感染,跟着喊,人们还以为,己方的军队,都在屯田,疏于训练,没想到今日却突然天降几十万精锐大军!这一幕也让陆辰热血澎湃,他身边的萧望指着步军方阵说道:“经大王之王令,我军磨砺三年,今日出动,也必将会成为全天下最精锐的铁甲方阵!”在战场上,想要攻取城池,占领地盘,步军才是永远的王道!第二个出场的,则是弓弩手。萧望继续指着场内向陆辰解释道:“为达到大王检阅部队的效果,因此,微臣特意安排出五万将士充当弓弩手,实则,在大王的治军策略下,我军步兵,皆熟于弓弩!大王请看,我军的弓弩,皆为硬弓,其箭支,也是经过军械司改良,三年的日夜强训,我军将士,已能将箭阵覆盖至一百五十步外……”

在萧望的讲解下,第三个出场的,是霹雳战阵。其中战车,大型攻城器械,冲车,抛石机等一辆辆被士卒们推着从陆辰面前经过……而陆辰之所以敢一口气将己方所携带的巨石用完,那也是因为军机营已传回确切消息,河东郡城,已多年没有翻修了。

果然,在这一番狂轰滥炸之下,其城防薄弱之处,已完全凸显了出来。只是这时,为试探其城防,风军营中已经没有一颗石弹了,苏牧之说道:“大王,此策虽妙,但河东境内,土地多肥沃,并无多少高山巨石可供采集,末将今日也有注意观察,依目前河东郡城的城防来看的话,若要彻底将其击垮,恐怕还得数百枚石弹不可啊。”陆辰说道:“你们还记得野狐山吗,当初左双为抵御四十余万章军,曾在此处建立了两道壁垒,其垒中巨石,不计其数,现在还存于此处,刚好以供我军现在使用。而野狐山在河东和龙山的交界处,离此地,也不过三百余里,我军若派人前去采集,轻装前行,一日急行军便可抵达,而回来之时,虽有辎重,但料也不会超过十日。”说着话,陆辰再度看了几人一眼,旋即振声说道:“只要十日之内,我军能击垮河东郡城城防,杀入城内,那就不怕章国的援军!相反,如果到时章国援军业已抵达,那我军取下河东之后,就趁势在平原上,与其援军决一死战!一举歼灭章国这股有生兵力!”

哟!没想到大王将什么事都想好了,而且野狐山左双建立的两道壁垒里,也确实还留有许多现成的礌石,此时听陆辰提起,众人也都想了起来,不由纷纷附和道:“大王之计甚妙,如此一来,就能轻取河东了!”在与众将说了自己的决策之后,陆辰当即就令两万士卒,带着装粮的那种木车,返回野狐山,搬取巨石。两万人,即便十人负责一颗巨石,那也是两千颗。

习近平战‘疫’全攻略

风军用巨石将河东郡城狠狠打击了一番之后,接下来也彻底没了动静,开始积极准备下一次的狂轰滥炸。其大将军宇文烈,此时正率六十万章国中央军,在燕国的陇西郡与燕军打的难解难分。宇文烈虽然极善用兵,但陇西之地,对燕国来说,就相当于风国的河东郡,这一场大战,已胶着了近乎一年之久,燕国那边,更是由其第一统帅韩云亲自率军六十万,指挥作战。宇文烈的军事才能和韩云相比,不能说他俩谁强谁弱,只能说各有各的一套打法,从双方能交战一年之久,就不难看出,他二人的实力,实则是旗鼓相当的。

且在两军之中,又都有各自国内的著名猛将为先锋,无论是平原大决战,还是阵战,攻坚战,亦或是双方武将单挑,几乎都打的不分上下……燕国和风国的国力,都不如章国,在陇西这种胶着的战局下,倘若风国不掺和进来的话,那再打下去,燕国必定会国力不支,最后被章国硬生生拖垮。但事实上却是,风国早已和燕国互盟,此次兵出龙山,更是掐准了时机!自章国拥有河东郡以来,其国力更胜之前,现如今,章国已拥中央军共计一百二十万,除去陇西的六十万和河东的二十万驻军,其国内,还仍然有四十万可调之兵。

在陆辰大张旗鼓的在风都阅兵之时,章国方面,就已经通过细作得知了这个消息,不过当时在严寒看来,陆辰即便率军攻河东,那河东也留守的有己方二十万大军,非一朝一夕就能攻破,而等这二十万大军坚持不住的时候,己方在陇西的战事,也应该差不多结束了,到时,再大军回攻风地,给陆辰一个狠狠的教训!当然,这只是严寒自己的看法。

习近平战‘疫’全攻略

他的想法并没有错,在正常的情况下,河东郡有如此多的囤粮,二十万大军,硬守个三两月,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只是作为风军先头部队的苏牧之,打的实在是太凶了!也根本就没有给河东的章军,一丝喘息和反应的机会,就直接打开了河东的门户!

眼下,在得知河东八县之地,已尽落风军之手的时候,严寒大为震怒,他当场就气的在朝堂上跳脚大骂,怒斥唐诚王栋等辈皆为废物!等他骂完之后,章国左相站了出来,小心翼翼的说道:“大王,此时,风军已经出动,其风王陆辰的用意,显然就是想趁我国与燕国交战之际,一举夺回河东,而河东一旦有失,我国即便拿下了陇西郡,那也相当于丢了一个西瓜,又捡了一个西瓜,且还白白折损如此多的将士,和耗费如此多的钱粮。”“因此,微臣以为,当务之急,当是立刻调集人马,前往河东,支援河东战场,只要能在河东拖住风军两个月,那宇文将军必会在此期间拿下陇西!到时,我国就可掉回头来,好好教训风国!”他说的,和严寒想的,几乎没什么差别,很快,章王严寒就下令,只余十万兵力护卫都城,又从国内抽调了三十万大军支援河东战场。于此,章国已正式开始两线作战!数日后,一车车的巨石被运回了风军阵营。

这时候,严寒从国内抽调的三十万章国中央军,才刚刚启程没多久,由上将军聂恒统兵,距离河东战场,大约还有九百多里路程。路上,聂恒的副将向其说道:“上将军,此地距离河东战场还有九百余里,我军已连续赶了好几天的路了,末将以为,我军当在此地安营扎寨,歇息一晚,等养足精神以后,再行进军为妥。”

“歇什么!?风军三年不出,一旦出动,必是雷霆攻势!你想歇?可风军给你时间歇吗!我们在这里多耽搁一会,河东前线就多一分危险!传我军令,所有将士,全速前进!敢有掉队者,军法从事!”聂恒这个人,年纪大约在三十六七的样子,其军事才能,和赵远差不多,也同为章国上将军,不过他用兵,却是保守派。

这次他统帅三十万章军,几乎是什么都没带,将士们拿着武器,穿着盔甲,每个人带着自己路上的口粮就上路了。因为在河东,有足够的粮草供给。而聂恒轻装支援河东,为的就是能将行军速度提起来。严寒认为河东的十几万章军足以支撑到己方来援,可聂恒却不这么认为。

他在章国朝堂,是属于宇文烈那一派系的,也可以说是宇文烈的老部下。在很早以前,宇文烈和他一起喝酒聊天的时候,就告诉过他,风人好战,而风王陆辰,又是个极其拥有战略眼光的人,大家表面上看,风国又穷又弱,而且还三年没有动静,实则,这比有动静更加可怕!对于宇文烈的话,聂恒深以为然。他认为,风军这次的突然出动,单从其风王陆辰御驾亲征就不难看出来,此次进攻河东,风国绝对是早有图谋的,而非章国朝堂上众臣以为的那样,是风国在见势而为。只是历来朝廷,朝堂之上,武官都人微言轻,远没有文官那么能言善辩。九百多里路程,一路急行军的话,几日便能抵达河东。

尽管聂恒支援的速度已经够快了,但河东郡城,恐怕也难以坚守到援军到达了。巨石被运到营地之后,陆辰片刻也未耽搁,当天下午,就开始对河东郡城展开了猛烈的打击!

“快!把抛石机往后来一点!这个距离会打到城头上去,退一点退一点,对对对!再往后来一点——”城墙外的平原上,往后看,是阵容整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几十万风军,往队伍的最前面看,是十人一组,扎堆的士卒,在那里调整着抛石机的位置。

而郡城的城墙上,郡首唐诚则是眼睁睁看着风军将一架架的抛石机给架好,可他却丝毫没有办法,如此距离,箭支根本就够不着,可也总不能让他率军杀出城关,阻止风军的行为吧,要是如此,恐怕他出得来就回不去了!“平州军第一兵团石弹已填装完毕——”

“第二兵团已准备就绪——”“虎威军第一兵团已做好准备——”百余架抛石机从左至右,在城关外一字排开,等所有的抛石机都填装好石弹以后,陆辰站起身冲着传令兵说道:“即刻传本王军令!告诉各军将领!抛石机每一次的投掷,都务必看本王令旗发射!令旗未动,任何人不得私自发射石弹!”随着十几名传令兵将陆辰的军令都传下去之后,很快,战车位置的大旗就开始左右晃动了起来,各兵团长见状,纷纷开始拔刀指挥投掷。

一瞬间,百余枚巨大的石弹被同时抛射了出去。所有的巨石,几乎在同一时间,狠狠的撞击在了城墙上!

而这种一齐抛射的作用,可以让高大的城墙在同一时间,无数个地方,都同时受到猛烈的撞击!一轮抛射之后,河东郡城的城墙,似乎都颤动了几下,抖落下一层厚厚的灰土。

城墙上的唐诚,更是有着最直接的感受,如此大规模的石弹投掷,让他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继而稳了稳震动的身形,目露惊恐的说道:“风……风军想干什么?”“这……这看样子,他们是想毁掉这座城池啊……”王栋同样脸色惨白的说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