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舰穿越台湾海峡画面曝光 又是这艘劣迹累累的军舰 >

易发棋牌论坛-中青网

来源 中青网
2020-02-19 02:58:10

毫无疑问,美舰穿楚太子收回汉阳和三江口,美舰穿本就已经萌生退意,现在萧望又来了,他与众臣商议了一番之后,迫于压力,当下也决定,不再参与此次战争,而是选择坐山观虎斗。

听完他的解释,台湾海峡青王不由深吸了口气,目光幽幽的问道:“可若盟风灭楚的话,风王会答应吗?他恐怕也不愿在这五年与我国决战吧?”“恩……”上官瑾先是沉思了一下,画面曝光接着朝青王拱手说道:“大王,微臣愿远赴风地,出使风国,向风王游说此事。”

美舰穿越台湾海峡画面曝光 又是这艘劣迹累累的军舰

听到这话,又艘青王不由睁大了眼睛,又艘丞相上官瑾,位高权重,这么多年来,他可是很少有过出使的情况,如今,却亲自请命,这时候,青王还能说什么呢,他在反应过来之后,也说道:“丞相啊,青都距离风州,何止千里,舟车劳顿,本王不忍啊。”“多谢大王,劣迹累累微臣能为大王分忧,乃臣下之荣幸。”上官瑾说道。青王不过是想暖上官瑾的心罢了,军舰实则,他当然是愿意上官瑾出使风国的,因为那样一来,成功的几率会大了很多!现在听上官瑾这么一说,美舰穿他也不再犹豫,而是立即说道:“那好,此行,就有劳丞相了。”青国这边的决策,台湾海峡由于上官瑾的谏言,台湾海峡几乎和风国那边一样,其实这时候,陆辰本来是已经打算以李妙才为使,出使青国的,可没想到,上官瑾倒是先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画面曝光陆辰大感惊奇的同时,也立即传令右相薛怀仁,让他亲自接待上官瑾。从中也不难看出,又艘陆辰对上官瑾的重视程度。这时候,劣迹累累成功拿下浔阳,不仅苏牧之松了一口气,孙胜更是将提到嗓子眼的心又落了回去。

要知道,军舰如果再不破城,照此下去,己方不知还要伤亡多少将士!进城之后,美舰穿风军上下将士,美舰穿那一口心气也顿时泄了下去,人们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纷纷抱着长戟,依墙而坐,浑身上下,那是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随后,台湾海峡苏牧之传令,将军中所有的干肉和好酒全都拿出来,犒赏三军。在浔阳的郡府大厅内,画面曝光军医刚刚为苏牧之取下箭头,画面曝光等其进行包扎,处理好伤口之后,施礼而退,孙胜也凑了上来,先是问道:“苏帅,你的箭伤……”

“并无大碍。”苏牧之一条胳膊无法动弹,单臂微微抬了抬道。“哦……”孙胜应了一声,接着试探性道:“青阳将军的第二封告急书信已经传来,我军……我军休整之后,是不是该去支援应城了?”

美舰穿越台湾海峡画面曝光 又是这艘劣迹累累的军舰

苏牧之微微皱着眉头考虑了一下,道:“你说,钟离收到浔阳失守的消息之后,他会怎么做?”“他不会想着回攻,而是不再那么着急的歼灭青阳所部,继续对其进行围困,依旧采取围城打援的策略。”苏牧之说道:“因此,我军还是无法支援应城。”“可这!”孙胜急了,这不是眼睁睁看着青阳战死吗!苏牧之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我军攻取了浔阳,对整个战局来说,至关重要,因为我们随时可以从浔阳派出一支骑兵,轻松的劫掉青军送往横州的粮草,如此一来,横州的越横一部,补给线被切断,大王就可轻取横州。”

他说的并没有错,假设青军粮草运至应城,再从应城运至横州的话,这中间,苏牧之探得消息,就可以随便劫掉这批粮草。军队无粮,便无法再战,横州的越横失去粮草补给,也只能选择撤退。“可如此惨痛的代价,而且青阳将军又……”孙胜说道。“这个代价值得!”苏牧之直接打断了他。

孙胜咽了口唾沫,说道:“可青阳将军一旦战死,到时候,大王那里,苏帅又如何交代……”听到这话,苏牧之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幽幽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本帅相信,大王可以理解的。”

美舰穿越台湾海峡画面曝光 又是这艘劣迹累累的军舰

他直接放弃了应城内的青阳和三万风军,说实话,看似无情,实则这个决定对大局来说,无疑是正确的,因为一旦他去支援,则极有可能会全军覆没!数日后,应城外青军大营,石耀兵败浔阳,已率残部抵达这里。

见到他之后,钟离的心情可想而知,那是恼羞成怒,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废物!浔阳固若金汤!本帅给了你五万人马,如何在四日之内,就丢掉了城池!”石耀跪在下面,悲声说道:“钟帅啊,风军如狼似虎,连续攻城三个昼夜,我军只有五万兵力,拼死反抗,战至第四日,已无力再进行换防,所有将士,皆疲惫不堪,实在不是末将贪生怕死,而是根本抵挡不住啊!”他现在,还是盔歪甲斜,一脸狼狈的模样,而一听他这话,钟离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石耀,厉声说道:“本帅走时,给你的军令,是让你坚守浔阳!可你现在,却为了活命,率部奔逃,还说你不是贪生怕死!来人呐!将其拖下去,以临阵脱逃处于军法!”听到这话,石耀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拼命磕头道:“钟帅饶命!钟帅饶命啊——”帐中其他众将见状,有几人动了动嘴角,一副想要站出来求情的样子,可钟离瞪眼扫视了一周,当即就说道:“谁敢相劝,与之同罪!”他这话一说来,哪还有人敢再说什么,而且石耀身为将领,为了活命,舍弃了城关,逃到了这里,方才几人想出来劝说,也只是出于往日的交情。

说着话,钟离也怒气冲冲的挥手道:“还不拖下去!”“钟帅饶命!钟帅饶命啊……”石耀的叫声,很快就消失在了大帐外。

这时候,有偏将也忍不住站了出来,抱拳说道:“钟帅,现在浔阳已落入苏牧之手中,末将建议,当立即剿灭应城内的风军!”前番在收到石耀的告急书信时,钟离也对应城展开了进攻,只不过当时青阳的反抗激烈,他当然有把握剿灭这批风军,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石耀那么快就败了。

这时候,听完偏将的建议,他先是沉吟了一下,接着道:“现在我部大军围城,应城内的风军已是插翅难飞,就不要强攻作无谓的牺牲了,只需将其围住,活活困死即可。青阳是奇袭的应城,因此,所部粮草携带肯定不多,用不了几日,他们不战自败。”人们闻言,也都纷纷点了点头,另有偏将道:“只是不知,苏牧之是否会来救援这批风军。”

“希望他能来吧。”钟离轻叹了一声。现在从苏牧之所做出的种种迹象,他已经对围城打援不抱什么希望了。微微摇了摇头之后,钟离也不由幽幽说道:“此次一战,是本帅走错了一步,没有想到,苏牧之竟敢直接舍弃青阳这样一员大将,实在出乎本帅的预料。”说完,他又冲着一人道:“另外,传书越横将军吧,告诉他,浔阳已经失守了……”

现在青阳还有一万多人马,他的第三封告急书信也早已经发出去了。大军围城,不见援军,上下将士,皆人心浮动,其跟随青阳前来的偏将,更是早已坐不住了,他找到青阳,忧心忡忡的说道:“将军啊,我部已坚守应城十日有余,可却仍不见苏帅援军,这可如何是好啊。”

青阳的脸色也很难看,前两封告急书信,苏牧之给的回复,皆是告诉青阳,己方马上就来增援,再让其坚持两日,可三番两次下来,援军就算是爬也该爬来了吧。他刚准备说话,就在这时,一名军机营的密探却快步奔了进来:

那密探进来之后,直接单膝跪地,插手施礼道:“将军,苏帅回信。”说着话,他也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书信,举于头顶。

“哦?”听到这话,青阳和那名偏将皆眼前一亮,这一次,总该是援军来了吧!他二话没说,直接快步走到密探身前,拿过其手中的书信,展开看了下去。密探施礼而退,而那偏将,则是在青阳面前眼巴巴的等着青阳看完书信。可青阳看完之后,鼻子都差点气歪了!信的内容很简单,几乎和前两次一模一样,依旧是告诉青阳,再坚持几日。

三次告急,三次皆是这样的回复,就是傻子也能明白,苏牧之根本就没有来支援的意思!“苏牧之骗我!”他怒吼一声,接着将书信狠狠扔到了地上。

偏将见状,先是吓了一跳,接着连忙弯腰将书信拾了起来,也举目看了下去。等他看完之后,也不由傻眼了,拿着那封书信,结结巴巴的说道:“将军,这……这苏帅到底何意啊……”

“苏牧之鼠辈!我一定跟他没完!”青阳怒气冲冲的说道:“他口口声声说我部只需坚守应城,一旦告急,他一定会率军支援,可却根本没有支援的意思,否则,援军早就到了!”青阳气的,并不是别的,而是苏牧之在欺骗他。